<th id="neegr"><track id="neegr"></track></th>
    1. <nav id="neegr"><big id="neegr"><noframes id="neegr"></noframes></big></nav>
      <dd id="neegr"><track id="neegr"></track></dd>
      徐州思銳家教咨詢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徐州家教

      聯系方式

      聯系人:朱先生
      電話:0516-8560116
      郵箱:8560116@tjxhym.com

      當前位置:首頁 >> 心理輔導 >> 正文

      對專長心理學研究的反思

      編輯:徐州思銳家教咨詢有限公司  時間:2012/03/31  字號:
      摘要:對專長心理學研究的反思
      教育心理學是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并重的心理學分支學科之一,主要研究學校情境中學習與教學的規律,內容涉及學生心理發展與教育、學習理論及其應用、教學與教師心理等。西方教育心理學發展經歷百年,其中發生三次變革,即從行為主義革命到認知革命,再到社會文化革命,極大地促進了對上述主題內容的理解。近三十年來,該學科發展尤為迅速,出現眾多觀點并引申出各類學與教的方法,如建構主義、情境理論、自我調節、學習共同體、內隱學習、研究性學習、合作學習、互惠教學等。面對這些令人眼花繚亂的理念和實踐,我們不禁要問:教育心理學發展至今,其中前因后果是什么?其內在必然性與邏輯性是什

      么?

        從一般的認知理論到專門領域的認知理論,從去情境化實驗室任務操作到情境化實踐活動,在教育心理學發展的上述轉變中,這樣的認識越來越清晰:該學科發展的最終目的是提出有助于學生學習的“處方式”理論,但要達到該目的,必須全面而深入理解能力心理、學生心理、學習心理、教學心理及評價心理等;而在各學科領域(如語文、外語、數學等)提出科學而有效的學習與教學理論,必須先界定學科領域任務,分析任務操作所需的主要認知過程,探討個體如何獲得這些認知過程,以及探尋促進這一學習過程的方法。由此,始于認知科學中對人類高水平思維過程及其獲得的研究,即專長研究,在教育心理學學科發展中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

        與西方學界所達成的學科共識相比,國內學界對專長問題的漠視,則凸現出我們的研究窘境:面對國際上層出不窮的新口號,更多只能采用亦步亦趨的研究策略;對各理論間的承轉起合,由于較少關注,所以更多為“依葫蘆畫瓢”。更為嚴重的是,大多數教育心理學工作者對國際學界發展大趨勢——教育心理學與認知科學之間相關主題的融合,由此反映出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的界限漸次模糊——仍然知之甚少。因此,專長研究的基礎性工作提供了這樣的契機:從學科內容自身的邏輯框架,來重構出我國教育心理學學科的新體系,形成真正意義上“處方式”學與教的新理論和新實踐。

        在面對國際學術思想時,結合國內教育實踐,我們教育心理學界的“擔子”更為沉重,需要對國內實踐操作中眾多值得商榷,甚至是錯誤的觀點和做法進行深刻反思與勇敢糾偏。教育應該回答這樣的問題:各領域合格出色的人才是怎樣形成的,又怎樣將學生培養成勝任各領域要求的人,乃至該領域的專家。在傳統素質教育的框架內,對于高素質人才的內涵、標準及其培養,大多停留在宏觀描述與闡釋水平,較少從中觀與微觀層面來分析教育應培養怎樣的人,如何培養人等一類問題?!八刭|”概念本身的不確定性,使得當前我國教育改革的一些理念與措施處于“盲者摸象”的境遇。

        所幸,在計算機科學、腦科學、人才學等領域,為數眾多的研究者一直在致力于揭示專家成才的奧秘。僅心理學領域來分析專家行為的實質及其成因,就已初步積累了一些資料,開始對“素質”、“能力”及“人才”等概念做出科學解釋』p:人的能力包括高水平能力在內,沒有任何“神秘”的成分;只要采取科學的態度,就能正確理解各類專家“不可思議”的行為及其發展規律,從而為合理地培養人的各種能力,造就各類優秀人才,提供一種新視角、新思路和新方法。

        時至今日,專長心理學研究三十多年的發展,已經積累了大量資料,總結出專長的一些特征,初步揭示出調節專家行為的認知機制或認知結構,并提出描述專長發展的模型。這些工作正如前面章節所闡述一樣,已開始影響其他領域的研究,如教育心理學、人工智能、社會心理學等。但是,該領域研究的迅速發展不能掩蓋其中一些關鍵性問題,特別是專長研究的基本概念和理論體系還處于“混沌”狀態,這直接導致不同結果或結論的不一致甚至沖突,制約了該領域研究的進一步發展。因此,本章將就專長心理學研究中的一些基本理論問題,做出初步反思,引申出專長研究與教育心理學的關系,闡述其可能的教育含義。

        一、從一場辯論談起:調節專家記憶的機制

        2000年,在美國PsychologicalReview(心理學評論)期刊上,同時刊登了三篇關于記憶中專長效應的文章。這三篇文章共述一個主題:專家是怎么記憶的以及調節專家記憶的機制或結構是什么?在這個主題下,分別介紹了各自對專家記憶進行解釋的理論——Ericsson等人的LTWM假設,Simon等人的EPAM模型,Vicente等人的CAH理論(Con&#8226;straintAttunementHypothesis,限制適應性假說)——并對其他理論作出批評。

        從根源上,這場爭論的直接導火線是Vicente&Wang在Psycholog-icalReview(1998)上發表的一篇文章“AnEcolo妒c址TheoryofExPediseEffectsinMemoryRecall”。在該篇文章中,Vicente&Wang對以往有關專家型記憶假說的理論進行逐一評述,例如Chase&Simon的組塊理論、Chase&Ericsson的熟練記憶理論、Ericsson的LTWM假說和Simon的EPAMⅣ模型(以及后來引申出的Gobet&Simon的“模板理論”)等,并認為上述這些理論都存在缺陷,在此基礎上提出了自己的理論,即限制適應性假說(CAH,ConstraintAttunementHypothesis)。

        1.CAH理論

        在回顧以往有關專家記憶的理論時,Vicente&Wang認為,LTWM假說能解釋的例子,大多來自“所記憶刺激是實質性任務(intrinsictask)的領域(也就是,任務本身是專長領域內一個明確特征)”,例如下盲棋,記憶餐館菜單,記憶數字等。但是,記憶應該還涉及一類虛構任務(contrivedtask)(也就是,任務本身不是專長領域的一部分),而專家在這類任務上的記憶表現,也應是專長心理學探討的重點。例如,在山Groot實驗中對大師記憶棋譜的研究。因此,Vicente&Wang認為,LTWM中所假想的檢索結構,只適合于實質性任務,并不適合于虛構性任務,因而“不能對記憶現象中的專長效應提供一個全面的解釋”①。同樣的問題也存在于EPAMⅣ的模型。

        在此基礎上,Vicente&Wang認為,以往對專家記憶的解釋,大多是過程式理論,是一類旨在回答記憶中專長效應是如何發生的理論。這類過程式理論的觀點可以總結成一句話,即:當呈現“自然性”材料時,專家比新手好,而當呈現隨機材料時,專家的記憶水平降至新手。但是,這類理論仍然不能完全解釋記憶中的專長效應,究

        

        其原因,主要有三條:(1)研究者對某些概念的理解各不相同,例如,將記憶材料的“自然性”等同于熟悉或有意義,將不熟悉刺激等同于隨機刺激;(2)一些研究表明,對非隨機刺激,記憶中的專長效應還與任務控制有關系;(3)隨機刺激在有些領域無法被界定,如醫學領域。

        然后,他們借用Gibson(1966)的觀點,即:“What”類問題應該先于“How”類的問題,只有在前一類問題被解決后,才能解決后一類問題。這一觀點反映在記憶中專長效應的研究,就是必須先明了專長效應的現象,然后才能理解導致這一現象的內在原因或機制。因此,為了回答過程式理論中不能解決的一些問題,Vicente&Wang就提出自己的產品式理論,即CAH。

        產品式理論是不涉及心理學機制的一種理論,主要回答記憶中的專長效應在何種條件下會發生及其表現程度。在CAH中,Vicente&Wang主要回答三個問題:(1)環境(也就是問題領域)對專長有何限制?(2)在何種條件下,存在專長優勢?(3)有哪些因素決定專長優勢的大小?

        為回答這些問題,他們借用Gibson(1969,1991)所提出的有關注意的“特異性理論”,從生態學角度,將技能獲得過程(在本研究中就是記憶行為)視為一種對環境約束條件的適應。此外,Vicente&Wang還借用Rasmussen(1985)的“抽象等級結構”

        概念,以描述專長領域內的目標關聯約束。

        在這兩個前提下,Vicente&Wang認為,通過將環境約束進行抽象等級化,研究者就可以按照詳細一抽象維度,來描述記憶中各專長現象所體現的環境條件,并可以根據環境條件的等級程度,預測專長效應的大校例如,按照CAH理論,當專家對高度結構化刺激中的目標關聯約束比較適應時,專長優勢就比較大;而在結構化程度不夠的刺激中,專長優勢就??;在結構化程度最不明顯的刺激中,專長優勢則非常??;如果沒有目標關聯的結構,專長優勢就不復存在。從這個意義上,Vicente&Wang認為,抽象等級結構可以很好地界定隨機刺激。

        因此,Vicente&Wang認為,CAH理論具有兩點其他理論不具有的優勢:一是能比較好地預測記憶中的專長效應;二是為實驗研究者提供了一種研究專長的方法,即選擇性排列某些具體約束或者某類約束。在提出了自己對記憶中專長效應的觀點后,Vicente&Wang分析了記憶研究中一些矛盾的實驗現象,并按照CAH理論,合理地解釋了這些以往看似無法調和的結論。

        2.記憶中專長效應的辯論

        針對Vicente&Wang提出的CAH及對自己理論的批判,Ericsson和Simon分別從自己的理論出發,對該假說給予了強有力的回應,而Vicente也再回應了他們的批評。這場批判和反批判,給人一個深刻印象是,三群人各有各的獨特辯論方式:Ericsson注重客觀研究數據和完整理論體系,Simon強調研究發展脈絡,而Vicente強調從更廣視野來思考問題。

        (1)Ericsson等人的回應

        Ericsson等人的回應,主要基于自己的專家行為研究的理論體系。他認為:“從事不同學科的科學家,在討論由具有不同理論背景的研究者所收集的資料時,必須在所研究的經驗現象中的概念和一般特征上達成一致,然后才能進行某種有意義的交流?!雹龠@一觀點,具體詳述為:

        第一,由于Vicente&Wang的CAH沒有詳細界定“專家”、“新手”、“入門者”和“自然性材料”等概念,因而他們的理論無法明確指出什么是專長優勢。Ericsson從自己的理論體系出發,發現Vicente&Wang理論中所指的“專家”,既有經過一兩節課學習后的學生,也有在領域內具備大量知識的有經驗的人。而在Ericsson的理論體系中,專家往往指那些在專業領域內,經過長達十年練習或準備后的人。因此,“專家”含義的不確定性,可能使得不同研究得出不一致的結論。 第二,Vicente&Wang從19個不同領域的51項研究中,所總結的“在有意義刺激上的記憶行為水平,與領域專長具有高度相關”這一結論①,存在數據上的缺陷。他指出,這些研究中的一部分,并沒有測量“領域專長”,而僅是通過從事領域活動的時間長短來推論的。!這種做法值得質疑,因為一些研究表明,從業時間長短與領域專長沒有實質關系。此外,Ericsson指出,專長效應與“虛構”任務上的行為水平,甚至是自然任務上的行為水平,并沒有直接關聯(具體見對Ericsson的介紹)。

        第三,LTWM假設對“虛構”任務上專家的行為解釋力度不夠,這是Ericsson一種有意識回避。在他看來,“虛構”任務并不是專家在自我領域經常遇到的典型任務,對它的研究并不能揭示專長的實質,所以Ericsson將LTWM的假設僅限于可獲取專長實質的典型任務上。如要解釋“虛構”任務上專家的記憶優勢,Ericsson認為,LTWM也能做到,這就是,如果調節典型任務上專家行為的認知過程,與調節“虛構”任務上個體行為的認知過程,存在某種程度的相似,那么就可預測專家在“虛構”任務上的表現,其規律是:越相像,專家的優勢越大;越不同,專家的優勢越校

        第四,調節專家在“虛構”任務上的記憶表現,除了目標關聯的環境約束外,還存在其他一些因素,如采用記憶術,刺激呈現時間長短等。而這些因素在CAH中都沒有得到反映,因此Vicente&Wang更多看到外部因素對任務操作的影響,而忽略了這些外部因素所導致或引發的內在心理過程的作用。

        第五,在Vicente&Wang用CAH來解釋某些實驗研究結論時,存在數據理解偏差的情況。例如,Vicente&Wang在引用Coughlin&Patel(1987)的研究中,曾使用了一組不具有統計學意義的數據,而恰(Chase&Ericsson,1982;Ericsson&Staszewski,1989)和LTWM理論(Ericsson&Kintsch,1995),它們運用檢索結構來解釋眾多領域的專家型回憶現象;二是組塊理論的直接發展,EPAM—TEMP(“帶有模板的EPAM'’),它包括EPAMⅣ(Richmanet址&#8226;,1995)和CHREST,都能預測專家行為的過程和結果①。通過進一步分析,Simon等人認為,EPAM—TEMP理論根本不存在Vicente&Wang所認為存在的問題,這一理論能夠解釋“虛構”任務上專家的行為。Simon甚至認為,在CAH和其他一些理論只能預測某領域內專長優勢的情形下,EPAM—TEMP甚至能從量上來預測該專長優勢的大校

        最后,與CAH理論中只關注目標關聯信息,并僅據此來預測專家行為相比,Simon認為,LTWM和EPAM—TEMP這類過程式理論,并沒有忽略行為與目標的關系以及行為的適應特性,甚至能考慮更多的因素,如個體加工信息的時間等。因此,對記憶中專長效應的影響因素,過程式理論比產品式理論考慮更多,而非更少。

        (3)Vicente的再回應

        針對Ericsson和Simon的反應,Vicente總結了他們質疑的兩個主要方面:一是CAH對專家記憶的解釋并不是新的,二是其他理論并沒有Vicente&Wang所指責的某些缺陷。然后,他作了如下反應:

        首先,Vicente強調CAH與其他理論是:(1)環境理論與心理機制理論之間差異;(2)產品理論與過程理論之間差異;(3)批評一個理論與反對一個理論的區別。尤為重要的是,Vicente強調該理論是從生態學角度闡述的,旨在建立一種環境模型,這必然與傳統心理學中的某些理論假設有所沖突,同時也可能在術語溝通上存在障礙。

        其次,Vicente認為,從生態學與心理學結合的角度,CAH理論是一種新的理論。相比較LTWM和EPAM—TEMP理論只注重專家的心理活動,CAH則兼顧了個體的認知過程和外在環境,強調機體對環境的適應特性,并且對環境描述尤為突出。

        最后,Vicente堅持認為,其他理論存在一些無法克服的問題,例如,Gobet&Simon的模板理論,其數據來源僅限于國際象棋領域,那么憑什么將該理論推廣到其他領域中去呢?而Ericsson的LTWM中的核心——“檢索結構”,除了在數字記憶廣度研究中有比較明確的形式和內容外,在其他領域,這種檢索結構的形式和內容到底是什么呢?因此,在Vicente看來,這些理論都犯了“數據效用夸大”的毛玻

        二、更多的對立觀點

        上面這場爭論,其意義不僅僅涉及如何來解釋專家記憶,更在于研究者怎樣理解專長心理學領域的某些概念以及對專長研究持有何種科學態度。與這類具體問題爭論相似,前面章節也涉及不同研究者對某些主題的觀點對立,具體體現在以下三方面。

        1.專長的實質:知識觀對能力觀

        關于專長的實質,一方面,以Simon,Glaser&Chi為代表,他們主張知識在專長中起首要作用,另一方面,Ericsson主張個體獲得的能力或認知機制,比知識本身更能影響專家的成長。

        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知識觀與能力觀:(1)在前提假設上,前者認為,在專長獲得過程中,個體的一般信息加工能力不會發生實質性變化,后者雖然同意這種觀點,但還認為某些與專門領域有關系的認知能力會發生變化,因而獲得某些特殊的認知技能,如LTWM、計劃等;(2)在被試選擇上,在前者的研究中,專家既包括學生,也包括實際的專家,這暗含一個假設,即“有優勢的人就是專家”,而在后者的研究中,側重選擇至少有十年領域經歷的專家,這暗含的假設是“某領域各方面優秀、杰出的人就是專家”;(3)在研究方法上,前者側重研究某類學習活動可能導致的變化,并將之與沒有進行該類學習的人進行比較,而后者強調在實驗室內,在所給出的領域典型任務上,個體表現出的行為能反映專家行為的調節機制。

        2.專長的獲得:自動化對意識控制

        關于專長的獲得,一方面,Anderson強調程序性知識的自動化,Stenberg唱強調知識被“打包”至不受意識控制的局部加工系統;另一方面,Glaser&Chi認為學習的動力已從外界環境轉向學習者個體,也就是學生能進行自我調節性學習。

        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自動化對意識控制:(1)在所研究的學習類型上,前者側重技能成分比較多的學習活動,特別是簡單的技能活動,如開車,后者側重知識或策略成分比較多的學習活動,如寫作、醫學診斷;(2)在研究目的上,前者更多是探討技能形成過程中的變化,如陳述性知識向程序性知識的轉變等,而后者更多是探討專長各成分在領域學習中的交互作用,如特定知識與認知過程之間的關系等。

        3.專長的遷移:限制觀對提高觀

        關于專長的遷移,一方面,Stenberg唱強調專長獲得的代價,Anderson認為專長的遷移具有相當大的難度,另一方面,Ericsson認為個體由于獲得一些認知機制,其專長可得到持續發展,Bere如r&Scadamdia認為專家的心智資源可以再利用。

        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限制觀對提高觀:(1)在遷移對象上,前者更多是指一個領域或活動的學習對另一個領域或活動的學習,后者更多是指在本領域內進一步學習或提高;(2)在對專長的理解上,前者要么考慮社會因素,要么考慮技能之間的相同成分,而后者更多認為專家獲得了一類專屬于該領域的特殊能力,因而具有較強的持續學習能力。

        總之,包括前面介紹的那場爭論在內,上述觀點之所以對立,其原因可能在于各研究者不同的理論知識背景和所依據的資料類型。如果追隨他們,去辯論誰或誰的觀點就是正確的,其他人的觀點就有問題,那么,必然會陷入“人云亦云”的境地。

        三、問題原因探析

        與其關心引發這些爭端的問題以及支持或批評不同研究者的觀點,不如從這各種爭論中,分析一下專長心理學研究本身所存在的問題 主及反思如何來研究各領域專家的優勢表現。從源頭上講,上述爭端問題突出表現在:(1)專長心理學中術語的不規范性;(2)研究數據的不一致性;(3)理論解釋的局限性。究其原因,具體可以細分為以下五方面。

        1.在認知心理學框架內來研究專長的實質,這種方法本身就有一定問題

        在心理學方面,主要是認知心理學,更為具體的說是信息加工心理學發展的結果。在這一范型下,對專長的理解始終無法擺脫“知”或“能”的束縛,對某些“專長”與“專家”脫節的現象雖然有所意識,但仍然在許多試驗研究上忽略了這一點。例如,以年齡來判斷專長是否擁有,以基本能力甚至智商高低來選擇專家等,這些做法使得研究者在分析實驗數據和總結實驗結果時往往感覺無從下手,或者會遇到研究之間結論本身就矛盾的現象。

        因此,無論是從社會學(例如Sternberg的認知能力歸因分析、Bereiter&Scardamalia的專長社會性反思觀),還是從生態學(例如Vicente的CAH理論),還是從人工智能,對專長的研究應該吸納更多學科參與,從而得出更富有創造性的結論。從不同角度所得出的結論,有時雖矛盾,但這種矛盾只是暫時的,在某個時刻或某個研究階段,問題必然會迎刃而解。正如“盲人摸象”,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正確、對方錯誤,但一旦能睜開眼睛,矛盾立即調和。但與盲人永遠沒有重現光明的時刻相比,專長心理學研究者必然能有一天揭開專長的謎底。所以,從這層意義上,專長研究中的矛盾、沖突或爭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觀察和研究專長的一個比較合適的視角。

        2.即使在認知心理學框架內,專長心理學的規范尤其缺乏

        以認知心理學方式來研究專長,最典型的做法是,必須首選專家和竺下:但哪些人夠得上“專家”呢?在這一點上,Ericsson做了大量的工作,并通過自己的經驗,總結出一套研究專家行為的理論體系和方法。

        但是,這種努力僅限于在為數不多的研究者。在大多數研究者看來,衡量專家的最簡單標準是:只要甲在某類任務上比乙出色,甲就是專家。從常識意義上來界定的這類專家,對其研究所獲得的結論,最多只能描述專家的各種行為表現,而對特定領域的實質性問題探討沒有任何作用。例如,在教學領域,只描述教師的行為特征,仍無法知曉專家教師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及其過程。

        更深層次原因,在于專長研究者缺乏深厚的專業領域知識功底(指所研究的專長領域方面),無法“自上而下”思考某領域的專長,而只能根據實驗數據,進行一類描述性或總結性研究,更無法對現象的本質有實質性思考。在這一點上,不得不佩服de Groot的工作,他樹立了專長心理學研究的“典范”,既是國際象棋大師,又是心理學專家,其結論說服力極強??上У氖?,順從者寥寥。

        3.研究方法的制約,直接導致研究本身的價值有限

        盡管Bereiter&Scardamdia對專家一新手比較研究范型有這樣那樣的指責,大多數研究者也意識到該研究范型的缺陷,但依舊囿于該范型。因此,除了看到眾多“專家比新手優,比新手怎樣”的結論外,所能見的結論類型并不“五彩斑斕”。到目前為止,從縱向發展角度來研究專長的實例并不多見。在這一點上,又不得不佩服Chase&Ericsson(1982)的工作,他們的熟練記憶理論之所以提出,是歷經四年研究的最終成果(1978—1982)。值得注意的是,對被試DD的研究,不僅導致熟練記憶理論及其發展(Edcsson&Staszewski,1989>,更是Richmanm,Staszewsh&Simon(1995)的EPAMⅣ模型提出的基矗由此可見這種長時間追蹤研究所取得的成就的非常價值。因此,專長心理學研究如果不作研究方法取向的轉變,將很難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4.數據篩選方法,直接影響研究者的結論,甚至導致各種錯誤的結論

        正如在上面爭論中所看到的,數據來源的真實可靠性,是研究者作出判斷的重要影響因素。在對待同一研究中,不同研究者引用了為自己觀點作辯護的不同數據,從而得出不同甚至是對峙的解釋。因此,篩選何類數據,在專長心理學研究中尤為重要。在這一工作上,必將體現研究者思考問題的嚴密性、邏輯性。例如,對專長心理學研究中,有關專長優勢的結論,一般應附加一些條件:(1)專長優勢所體現的任務與該領域典型任務的關系;(2)刺激呈現,這包括持續時間、方式(如視覺還是聽覺)、速率等;(3)指導語與被要求任務之間的關系;(4)即時任務還是延時任務;(5)被試是否真正為該領域的專家;等等。正是這些條件的缺乏,才使得Vicente的CAH招來其他研究者的非議。

        5.不顧專長研究的特點,一味追求領域成果的新穎性和獨創性

        專長心理學研究的歷史比較短暫,因而有研究者認為它比較“年輕”,而忽略該領域發展的過程。Simon對Vicente的CAH的評價,更多是認為它與“歷史”的隔離。這一批評,切中這個新興研究領域中多數人的一個心態:急于求成。殊不知,這個領域的研究恰恰是不能急于求成的,這是因為任何領域內專長的發展都要經歷十年時間,而真正揭示這一轉化過程及專長的實質,至少也應該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盡可能去細致描述這種由新手向專家的轉變。

        四、一種理想的研究情形

        專長心理學研究中存在的這些問題,迫使研究者去構思研究專長的理想棋形。從現有的研究狀況出發,這一理想情形至少應包括:(1)一套規范的專長研究術語,這包括如何界定“專家”、“新手”、“專長”等概念;(2)一種比較合理的思考專長的框架,這涉及行為層面、知識層次、能力發展、認知操作過程等;(3)一類描述研究結論的統一語言,這涉及對各結論適用范圍及其條件的描述,以便于比較和分析;(4)理論及實證研究者本人,既是心理學家也是所研究領域的專家;(5)將要研究的專長表現,既有實驗室控制條件下的,也有實際任務環境中的;(6)研究方式既有專家—新手比較,更有不同層次水平上個體行為分析,甚至有對個體從新手到專家的追蹤調查。上述這種專長研究的理想情形,不可能在各類研究都能達到,借用Sternberg專長原型觀中“原型”概念,只能要求各類研究與這些理想標準,盡可能地相似或接近即可。

      上一條:如何培養孩子的注意力 下一條:如何培養孩子獨立個性
      国内前三的配资公司排名

        <th id="neegr"><track id="neegr"></track></th>
      1. <nav id="neegr"><big id="neegr"><noframes id="neegr"></noframes></big></nav>
        <dd id="neegr"><track id="neegr"></track></dd>